您现在的位置:看书啦 > 玄幻奇幻> 玄武裂天 > 第五百七十七章打倒我,跟你们走! 我的书架报告错误(免注册)
第五百七十七章打倒我,跟你们走!
小说名:玄武裂天   作者:蓝庭  
?    "仅此而已?"陆随风淡淡地笑了笑;"只怕事情没这么简单吧?云公子有话不妨直说,我这人一向没什么心机,喜欢直来直去,不愿绕来绕去被人当猴耍。←,"

    "陆统领即然这般爽直豪迈,那就恕我直言不讳了。"云飞掦挺了挺腰背,深吸了一口气;"龙狮卫横空掘起,锋芒无铸,尤其在赛埸上的风彩,更是有目共睹,以百搏千军,势如奔雷,挡者披靡。且杀伐果决,却又不失武道精神,知进退而善谋略,可谓是文武兼备。天下间,能打造雪藏这样一股强悍势力的人,定然非龙即凤。所以……"

    "打住!不必再说下去了,这世间除了云飘渺之外,只怕再无人能让你云公子降尊去四处寻访一个默默无闻之人了。我可有说错?"陆随风语带玩味地出声道:"想你云烟城藏龙卧虎,人才济济,精英辈出,心机谋算更是高上一筹。我等不过一介浪迹天涯之人,终究难蹬大雅之堂,所以,不见也罢!"

    "放肆!竟敢直呼盟主的名讳,简直胆大狂妄之极。"一位黑袍老者厉声怒斥道:"我家少主亲自相邀,还这般狂傲囂张,不识抬举,看来你小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。"

    "少主,这小子是给脸不要脸,不用强,只怕是请不动的了。"另一位黑袍老语气阴冷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不可轻易造次,盟主相邀之人,又岂会是等闲之辈?"云飞揚并不在乎龙狮卫统领这个身份,而是冲着那道"丹圣"的光环而来,如果他的猜测推论属实,就算再屈尊也得想法将其请回去。

    "我等来意陆统领即已知晓,不知要怎样才能应邀而去?"云飞掦故作洒然的耸了耸肩,挤出一絲柔和的笑意,征求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你云烟城所到之处,总是威势慑人,动赢便欲动强,难道此番不是准备来擒龙伏虎的吗?"陆随风连讥带讽地出声道,纵算在别人的地盘上,也没给谁面子;"你的属下一个个神色倨傲,一个比一个更张掦拔邑,即然"牛"惯了,那我就给他们一次机会,不管用什么方法,打倒我!无条件随你们去见盟主。否则,就只好让你们失望了。"

    "陆统领不可!这个两人都拥有破虚境高阶的修为实力,你一介扇羽仑巾之辈,纵算谋略过人,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。"凌凤舞惶急地立起身来,出声阻止道:"这一战不如由我来代你出战。"

    "这怎么可以!"纳兰飞月斜跨一步,挡在凌凤舞的身前,严然一副护花的姿态,柔声地道:"有我在,怎能有劳凤舞小姐出战,这会让人心碎的!"

    "你……"凌凤舞都听得出这话有多爱昧,脸上顿时浮起一片羞红。

    云飞掦见状,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,十分沉稳地言道:"陆统领即然执意如此,我似乎已没有多余的选择,只希望彼此点到即止,别弄出什么大伤和气的埸面来。"

    "云公子似乎对这两个属下很有信心?或是错误的低估了我方的战力?"陆随风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,话中充满了玩味的戏谑之意;"呵呵!两位举手投足间,尽显一副居高临下的俯视姿态,不过,破虚境高阶的修为实力,足可傲视群雄,确有几分值得狂傲的资本。但,在我的面前却还不够强大,我说这话,是不是比你们更加嚣张狂妄?"

    "的确如此!不过,老夫很快便会给你留下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,至少以后就会学乖了。"说话的老者一脸暴虐的唳气,属于那种一言不合便会出手伤人的狂燥之辈。

    "彼此彼此!"这种自以为是的暴唳之言,陆随风听过太多,不以为忤的地淡淡一笑,随将目光移向纳兰飞月二人;"危难之时能挺身而出,果然是我认定的好兄弟。"

    事实上,纳兰飞月知道陆随风一向虚怀若谷,修为却是深不可测,虽然没见他真正的出过手,但,能从他身上隐隐感觉到一种君临天下的威压。只不过,纳兰飞月真心的将陆随风当成了兄弟,兄弟有事,自然会在第一时间挺身而出,并没想得太多。

    当然,其中或许还有凌凤舞的原因,他很莫名的不愿看到这个女子受到那怕絲毫的伤害,而凌凤舞看上去似乎也十分乐意接受这份受呵护,关爱的感觉,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。两人都是冷傲清高之辈,这种反常的表现,只有一种解释,彼此心灵的碰撞已产生了火花。这一点连紫燕都能察觉出来,自然也逃不过陆随风的法眼了。

    "那是!难得有机会能为兄弟挡一次灾,那是我的福份。"纳兰飞月由衷的言道:"更何况,很久没与人动手了,心痒难熬。"

    "切!不会是皮痒了,想被人痛虐一番吧?"一旁的紫燕忍不住戏谑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这个……弟媳这话是不是太损人了,将我这一腔的勇气,一下扼杀在了萌芽之中。"纳兰飞月鼓蕩的心气顿时一泄千里,自己不过只是一介破虚境初阶而已,而对方的两个黑袍老者的修为,却是比他高出整整两个大阶位,一旦真正动起手来,不用想都知道会是怎样一个埸面。

    凌凤舞望着一脸沮丧的纳兰飞月,心中没来由的生出一絲心疼的感觉,禁不住暗暗地扯动了一下他的衣角,低声的言道:"是我冲动了,险些误了陆统领的事。"

    "凌统领无须自责,这份情意弥足珍贵,我心领了!"陆随风赞赏的道;"你俩退过一旁,且作壁上观,接下来的事,我自会处理。"

    陆随风从坐椅立起身来,冲着云飞掦玩味地笑了笑;"这座碧烟楼的确很不错,云公子如果不想毁了重建的话,是不是该考虑换一个地方?"

    "陆统领想得周全,我也正有此意!"云飞掦点了点头;"下面倒有一处清幽之地,不会有人前来打搅。"

    "可以!不过,无论结果如何,此间的账都得劳烦云公子一并结了。如何?"

    "理所当然!毕竟是我扫了几位的雅兴,这里所有费用自该由我承担。"云飞掦耸耸肩,做出一副本该如此的模样。这里本就云家的产业,对云飞掦而言不过是顺水人情而已。

    "果然够兄弟!都这时候了,还没忘为我们省去一笔昂贵的开销。"纳兰飞月开心地出声道,与凌凤舞肩并肩地走在最后,两人不停的低声细語,状极亲热。看上去,没人会怀疑是一对刚掉入恋爱中的情侣。

    飞云湖畔,数十里堤岸,想寻一处清幽无人处十分容易。此时已是日头西沉,斜辉映照万倾湖面,满目尽是金波滚荡。

    几人在云飞掦的引领下,沿着一条蜿蜒曲折的山径小道,上到一座小山峰顶,平坦而开阔,四周林木苍翠欲滴,郁郁葱葱,踏在尺许厚的落叶上,很轻很柔,发岀轻微的沙沙声响。山风吹过,林木轻颤摇曳,传出阵阵轻柔和谐的声响,更显空山之清幽,宁静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份难得的清幽和宁静,此刻没人有心思去欣赏,感受,尤其是云飞掦身边的两位黑袍老者,身上不时地散发出阵阵暴虐的的气息,至使清新空气中也充满了浓烈的唳气,周边草木也为之簌簌燥动。

    陆随风有些厌恶地微皱了皱眉,随即带着一絲不屑的冷笑发声道:"看你两位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,我不介意两位一起岀手,免得浪费时间!"

    "随风,还是让我来打发这两个垃圾!"紫燕轻柔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不用!我若不展示一点实力,对方会无所顾忌的纠缠不休,我这也是在给云飘渺传递一个信息……"陆随风意味深长地拍了拍紫燕的肩,紫燕露出了一个会意的微笑,转身退了开去。

    果然够狂,够嚣张!"那位生性暴唳的黑袍老者,闻言怒极咆哮如雷,一身黑袍鼓荡,正欲发飙暴走,殊不知,另一位神色阴冷的黑袍老者,

    舐了??嘴唇,身体突然一颤,仿佛像一条在落叶草堆中潜行游走的毒蛇,突然之间便窜出了二十来米,一下就出现在陆随风面前的五米处。

    这种出战方式足够令人惊颤,大有先声慑人之势。微眯的眼中绽射一缕凌冽犀利的精芒,手一掦,掌中出现了一把短剑,竟只有一尺二寸长,所谓一寸短一寸险。

    通常敢使用短剑者都十分自信,都拥有最强的近身搏杀技巧,能够有效的制约所有长兵刃的施展和发挥。除非对方剑速巳经快到了极致,达到了技巧无法跟上的身法,超出了对方反应的节奏。

    大凡修习短剑之人,在敏锐的触角和反应上,都远胜使用长兵刃的人,几乎凭着直觉本能,甚至超出意识的应变。

    面目阴冷的黑袍老者先亮出了短剑,无疑在告诉对手,自己的武道是可怕的近身缠杀术,意欲在对方心中留下一道阴影和无形威慑,令其不敢放手施为,修为战力势必会大打折扣。

   <<玄武裂天>> 看书啦 文字首发,欢迎读者登录 http://www.sinoread.com 阅读全文最新章节。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《玄武裂天》目录,按 (键盘左键) 返回上一章, 按 (键盘右键)→ 进入下一章。

声明:小说《玄武裂天》所有的章节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看书啦小说网立场无关。